Drenched

以梦为马。

浮生若猫:

自我


一整天情绪低落的忙碌工作着,从公司大门出来的时候被人叫住,对方是友好的陌生人,询问了三两句之后自然的离开。今年冬天格外的冷,公司门口的路宽敞而干净,白色的树干和黄色的树叶在明晃冷冽的阳光中簌簌的抖,翻展出令人愉快的颜色。我在那微弱的愉快中忽然想起来,刚刚我明明是笑着跟陌生人说了再见,却好像从没快乐过。


我想了想,其实谈得上快乐的时刻是比以前少了,无非获得认可、同亲近的人相处、愿望得以实现之类,但笑的却比从前多了许多。


有人说过,人们表现出来的性格只是为了扮演在这个社会中他认为最安全的摸样。


我喜欢那些平淡冲和虚怀若谷的人,觉得他...

四月,我无意辩解

把文言欢:

西村:

写于 2012年3月30日

我们唯一需要恐惧的,就是恐惧的本身。

——罗斯福


五十年前,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而今天,婚姻是一时兴起的事情。

这个一直在匆匆忙忙追赶的时代,人们赶着恋爱赶着离开,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我们效率更高的为人生下定义,效率更高的开始相爱和分手;我们干着看风景赶着和季节赛跑,也少有人愿意安静在角落里,听听季节安静的呼吸;少有人愿意冷静的去想一下,这个世界的明月清风,君子和我。


人们说,这个世界有好多一见钟情的事情啊,一见钟情的风景,一见钟情的服装,一见钟情的时光,为什么会有人偏偏觉得,爱情不能一见钟情呢?

除了爱情,还有理想也不能一见钟情,...

每每看到心动的照片就想着赚钱买一单反 ,然后行走天涯。

TheLevenCreations:

光影三里屯

©Drenched | Powered by LOFTER